岁寒听雪落,塔云有清欢

冬日的塔云山像一幅虽简单明了却意趣盎然、情致最盛的写意山水画,雪后天晴,曾经翠绿的山林如今披霜戴雪,曾经灿烂缤纷的庙堂如今银装素裹,一派清冷色调。山被烟云所笼,路被霜雪所蔽,塔云山如一个含蓄婉约的美人,犹抱琵琶半遮面。

雪花坠落,一朵一朵层积在枝头,透着温婉的气息,交叉错落的枝条,构成了穿越的梦境。树枝草干,挂满雾凇,地面山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极目所视,处处都是水墨丹青的图画。

满山的松树枝叶上缀满了晶莹洁白的霜花,在阳光照耀下,银光闪闪,美丽动人。在晶莹剔透的雾凇映衬下,山上的雾气有时如团团白絮,有时像透明薄绢,飘飘扬扬,给山川树木披上轻纱。

站在阳光下,冬日的暖阳好似一只温柔的手,暖洋洋地撒落在身上,让人心情感觉有说不出的惬意。喜欢这冬日暖暖的太阳,心情悠哉的漫步在这暖暖的阳光里,尽情地享受那暖暖阳光的沐浴,那种明媚的感觉一直浸透到心底,暖着心房。

“非冰非雪,寒气结冰如珠,见日光乃消,谓之雾凇”,“冰羽晶莹”道尽了雾凇的轻灵百变之姿;“霓裳窈窕”宛若婀娜多姿、轻歌曼舞的少女,撒着小巧玲珑的银花。那一团团、一簇簇、一串串的“琼花”,好似悄然绽放的白梅,晶莹皎洁。

许是其他季节里经历了太多的鲜艳,一切热烈都应有平和的时候。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塔云山深谙其道,所以才在岁末时隐入重雾和霜雪之中,在沉睡中参悟天地之道,也是韬光养晦,静候下一场热烈的苏醒。

返回首页 返回列表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