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镇安新闻 镇办信息 青铜关 正文
窄屏浏览

缠访、闹访根源之我见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06-12 09:28 作者:文:郭世亮  责任编辑:邢光阳 发布人:江勇

时常看到少数群众在政府院内大声谩骂干部,耍泼耍野,谁劝赖谁骂谁,在便民大厅拍着桌子,指着鼻子,骂着干部,在领导办公室叫嚣着上县进省赴京上访,要挟领导满足其不合理的要求。  

这是当下少数缠访、闹访的群众在基层政府表演的一缠二闹三胁迫的主要表现方式。  

为人民服务是乡镇政府的职能所在,乡镇政府理应为群众服好务,乡镇干部理应为人民谋福祉,基层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是保证服好务的前提条件,乡镇干部基本的人格和尊严得到最起码的保证是有心思安心工作的前提条件,然而让少数缠访、闹访的群众扰乱了基层政府正常的办公秩序,让基层干部丧失了做人基本的尊严和人格。  

我们有理由也应该反思当前的国家政策和信访制度。  

200551日国务院颁布的《信访条例》,《信访条例》的初衷是促使各级政府敞开信访渠道,化解人民群众内部的矛盾纠纷,在2008年各级政府将进省赴京信访案件以及案件数量纳入考核各级政府是否稳定的一票考核,各级政府领导将其作为帽子工程来抓,《信访条例》的执行的 9年来的确敞开了群众的合理诉求的渠道,解决了许多群众应解决而未解决的事情,让正义得到了伸张还社会一个公平公正,然而在《信访条例》的运行至今日,少数群众以赴省进京信访案件的数量考核,以及各级政府的帽子工程来要挟政府、要挟基层干部,基层干部面对缠访闹访的群众只有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成为这个社会正真的弱势群体。  

时至今日,当下信访制度的调整将不再以上信访案件的数量来考核乡镇,但以上访的数量来约谈乡镇的主要领导,评价乡镇领导的实绩。然而现实情况是群众信访不信法,认钱不认理,反复以上访胁迫政府谋取自身利益;公安机关对于骂干部、闹政府的上访群众不敢怒也不敢言,因为条条框框的限制,唯恐引火上身;上级机关只要见到上访的当事人或信访信件,不知具体情况,不知是否合理,一概是批复限期结案,要求回复,作为信访当事人这就好像给了他们一个尚方宝剑,让信访当事人认为基层政府应当满足其要求,严重助长缠访、闹访的嚣张气焰。  

思考少数群众造成目前胁迫政府、谩骂干部这种局面,和当初国务院《信访条例》出台的初衷,有背道而驰的现象,分析原因有如下几种根源,一是少数群众素质很低,唯钱是从,不管来钱渠道是否合乎理、合乎道德,丧失做人做事的底线,认钱不认理,认钱不认人,为钱不要脸面,不要尊严;二是少数群众诚信缺失,对于已签过的合同可以不认账、找各种理由进行缠访闹访,对上访案件的已做处理决定,签订了和解协议、息诉罢访书,想反悔就反悔,抓住当前信访制度制约基层政府软肋,依旧缠访闹访,为获取不当得益,大嘈大闹以要赴省进京上访威胁基层政府;三是上级部门机关接待上访群众,缺少与基层政府沟通,不了解实情,不了解情况,听上访当事人一面之词,同情其遭遇,然而缠访、闹访、恶访这类信访当事人装起可怜,断章取义罗列对其有利的法理法规,经常撒谎事件发生、处理的全过程,诋毁乡镇干部,搏得上级领导的同情,获得信任,就此上级机关领导就责令乡镇政府限期结案,然而超乎法理、超乎道理要求基层政府无法满足,即是基层政府想办法给予满足,信访当事人就会当成一种能耐本事向外宣扬,由一传二、二传四,渐渐助长了群众无理取闹,只要缠访、闹访就可获得不该得的利益,由此许多群众认为基层政府就是砧板上的唐僧肉,谁都想来闹来赖,从政府获取不当得益;四是上级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对基层干部的不信任、不理解,不论缠访闹访的当事人如何反应基层干部有何问题,从不从在考虑基层工作的实际,是否在正当行使基层干部职权,反正一追到底要给基层干部纪律处分,就因为基层一线干部的骂不还口,打不动手的行为,严重助长缠访闹访群众谩骂基层干部,让基层干部丧失做人的尊严,严重削弱了基层干部积极参与化解矛盾纠纷的积极性主动性;五是公安派出所有法难执,面对冲击基层政府的缠访闹访当事人,报了警,公安派出所警员来了之后,看着他们大闹大吵,不敢执法,究其原因是因为受到了当前有各种政策文件规定,民警不敢参与缠访闹访案件处理,只有得到县公安局认可才可以依法抓人,然而作为基层政府没有这个权利和能力来协调县公安局让派出所依法办案,长此以往,缠访闹访的当事人对派出所的警员无从畏惧,甚至叫嚣“派出所有个屁用,能把我咋?”让法律的威严扫地,让打击违法行为的警员尊严扫地。  

长此以往,基层政府威信被削弱、基层干部依法行政行为被束缚、基层执法干警的正常执法被限制,冲击基层政府的群众越来越多,基层政府正常工作秩序将被缠访闹访群众扰乱,基层政府的号召力、凝聚力将严重削弱,试想国家的执政根基还能稳定吗?  

由此我想,国家不可能让少数缠访、闹访的群众危害国家的执政根基,因此在国家理应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方法和对策上做出调整,谋求新突破,要让基层政府回归威信,让无理取闹的少数群众不再胁迫基层政府;要让基层干部回归能够正常依法行政,不再担心被缠访闹访的少数群众所威胁,不再担心被上级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一追到底,能够正常为人民群众服务;要让法理回归社会,让基层派出所回归正常执法,不再被政策文件束缚手脚。  

我坚信上级决策机构会在不久的将来出台相应的政策,解决当前危害社会、危害国家的无理缠访闹访少数群众,我亦坚信上级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会逐步理解基层的不易与艰难,我亦坚信国家会让基层派出所有位有为,为社会的正常秩序保驾护航,我亦坚信国家会让基层政府有一个正常的工作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