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支持IPv6
西口有离草,不屑是相思
时间: 2020-04-10 15:48 来源: 镇安旅游 作者: 文化和旅游局 编辑: 张东升 浏览:

知道芍药谷和那铺天盖地张扬在天地间的花儿,源于白公智,一位活在古意深长的诗韵里被我戏称“白公子”的中年汉子。近半月的时间里,白公智在自己的朋友圈和各种文学微信群不断更新着关于芍药花开的图片和友人诗作。我不是诗人,缤纷的诗歌摇摇荡荡在眼前飘过,我竟没抓住半个字,唯有一个花儿遍野风中摇曳的抖音让我恍然看到风姿绰约的美人,一回眸一闪身,娉婷婀娜,入了我心。

间或,知道了那红的粉的白的各色花儿叫芍药,也叫离草——观赏为花相,入药为本草,性冷的五月花神,却代表着爱情。

间或,知道了那个充满魅惑的地方是镇安西口。我在汉江边,那里近长安,距我不近也不远。

端阳节恰好三天假,决定前往赏花的头一天,表哥听说我要去镇安,特别叮咛,镇安山高陡峭,峡谷纵深,若登山,务必注意安全。遂心下隐隐不安,意识里那个要去的被群山围堵的县城,那个要探寻的人间仙境无端的多了几分山高水远的艰难。

果然有些不顺。前来接我的车一早过镇安,得知去西口的路正在修整,无法经过。所幸司机技术好,路也熟悉,遂绕行双寨,翻过海拔千米险要崎岖的盘山道,再颠簸近一个半小时之后,才终于走近目的地。

      车子朝山谷纵深处飞奔,越过路旁幢幢粉墙琉璃瓦的农家院,不时从窗外闪过的核桃、李树和花田,禁不住让人立即想到“瓜田李下”这个词的饱满与美好。然而车子不停,就意味着比瓜田李下更美好的东西还在前方。

经过一片奇石异林之后,车子陡然转入下坡路,在一个山弯处停下来。花海鲜亮,豁然于眼前。

从上至下,从窄到宽,一谷倾泻而下的花海,鲜红、淡粉、淡紫、雪白,被簇簇绿叶和不禁风似的花茎擎起的团团烂漫与绚丽,层层铺陈,分明是粗心的画师不小心弄翻的粉彩泼洒了一地,分明是倾巢而出的花仙子在风中袅娜起舞。大大小小、高高低低、起起落落,全开的、半开的、未开的,每一朵花都是一个美人,每一朵花都是一个笑脸,或娇羞半掩、或憨态萌动、或明媚张扬、或素净独立。花田壮观,花海辽阔,芬芳弥漫,一谷旖旎让置身其中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仙,不问归去来兮,不知今夕何夕。

终于知道古人为何将芍药拜为“花相”,又誉她“花仙”与“花神”,终于知道古人为何形容美人有“立如芍药”之说,终于知道古人为何赋予她情有独钟、美丽动人、相思难离的花语,也终于知道她的别名为何叫离草。

微风轻漾,万花迷离。在这醉人的芍药谷,看芍药的人与芍药的舞蹈在天地之间终于合二为一,忘却尘世的喧嚣,忘却本真之外的一切烦扰,纯粹的舒展,纯粹的喜爱与欢畅。

在白公智的公司驻地,早早候着迎我们的是他的义弟老六,带着眼镜,比起写诗的白公智倒是更多了几分文人气韵。他的女友东梅,一个像是画中走出来的古典美人,殷殷地招呼风尘仆仆的我们落座,倒茶。随后又见到了白公智气度不凡的二哥,一位退下来的官员,土生土长的镇安西口人,因为正好是端阳节,二哥!的家人得知我们要来,特地张罗了一大桌过节的美食。

二哥将二嫂推出来安顿在席间,和我们一一打招呼。听白公智介绍,才知道二嫂前年冬天因为一场脑溢血昏迷了六七十天,虽然现在还只能坐在轮椅上,但能恢复到如今的模样,实属不易,全靠二哥无微不至两年如一日的悉心照顾,治疗,硬是用拳拳之爱将她从鬼门关拽了回来。听完唏嘘,对二哥的敬重又多了几分。席间,竟看到二哥几次走到二嫂跟前蹲下身,整理整理她的衣衫,喂她一口爱吃的菜。酒喝得兴奋了,还过去挨挨她的脸,笑着问她好不好,她一脸灿烂,朗朗地应声:好!

傍晚,酒至微醺,人已情深。

二哥推着二嫂,六弟挽着东梅,我们一起散步在田间小道。六弟与东梅是四川巴中人。六弟与白公智在最难的时候相知相遇,他一心辅佐白公智的事业,在西口一住就是数年,与东梅相恋两载却见不上几次面。这一回,东梅忍不住思念,远远的从巴中赶来看他。东梅说,那天在西口下车,突兀地感受到如此偏僻,心疼爱人所受的熬煎,忍不住落泪。

二哥推着二嫂悠悠慢行,讲着身边人的故事给二嫂听,不时逗得她开怀大笑。

夏至未至,时光动人。此时,那一老一少两对恩爱的背影在暮色光影里次第明亮起来,最终成为我眼中一抹温暖动人的风景。

      白公智数年如一日在这片土地上耕耘,他怀抱了太多美好的希望,之于芍药谷,怕是早已与花一起情根深种了。花开半夏,他在朋友圈一遍一遍发着花开潋滟的美景美图,发着《生活只剩下微醺,和温暖》的组诗,发着《村居笔记》,他的诗意深沉热烈,他的情怀醇厚悠远,他把自己当成芍药谷喀斯特凉薄瘦土里的一棵树或一株稼禾,一枝一叶浸透在日月韶华中,将根的血脉延展至他希望的厚土高天。

文人们喜爱花田,喜爱他种在花田里的诗行,更喜爱诗歌赋予俗世的浪漫。我看到的那个抖音,据说是来采访的一个电视台小伙做的,不急不缓的男中音在花间抚慰着种花人的一往情深。他替诗人白公智构想了一个故事:诗人因为爱上一个绝世美丽泼辣的女子(他的朋友们戏称泼妇,意在嘻戏,绝无贬义),为她种下了一谷芍药,取离草相思之意,每年五月,花开之时,眼巴巴地等那位女子姗姗而来。

抖音煽情,诗人白公智在微醺和温暖中沉醉,在芍药谷缤纷的落英中流连,将构想的故事当了真。

      有爱人如此,因爱花至此。

来西口的人大抵都明白,西口的离草尽可以在芍药谷美轮美奂着!优渥于诗人的多情中烂漫就好,安享于诗意的画境中妖娆就好。在西口,在白公智的芍药谷,有的是至情至性的人,有的是柔情似水的花,最不缺的是相思,最不屑的也是相思。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